今天是:

新野县建立农村矛盾化解“三理”室调处纠纷显成效

发布时间:2016-06-03 来源:南阳市司法局 阅读次数:: 【字体:

新野县建立农村矛盾化解“三理”室调处纠纷显成效

      老百姓说理       明白人评理   基层组织处理

 

       新野县在农村创造性地建立了基层矛盾化解“三理”室,实现了让群众有地方说理、有“明白人”评理、有基层组织处理的就地化解矛盾新机制。矛盾化解“三理”室建立运行一年多来,新野县共化解矛盾796起,收效良好。去年下半年全省公众安全感、满意度调查,新野县上升了36个位次;今年3月10日,新野县又被全国普法办表彰命名为“全国法治创建先进县”。

    6月1日,记者深入新野县沙堰镇、歪子镇、上庄乡进行采访。每到一个村,只见矛盾化解“三理”室里《矛盾化解“三理”室“明白人”名单》、《矛盾化解“三理”室工作程序》、《矛盾化解“三理”室工作制度》等各项规定悬挂在显眼位置。档案柜里,各类法律政策书籍和矛盾化解台账一应俱全。“三理”室每天都有村干部值班,随时受理登记群众反映问题。

   据新野县委政法委办公室主任聂京义介绍,目前,全县所有行政村都建立了矛盾化解“三理”室,“三理”室的主体由主持人、当事人、“明白人”、见证人四类人员组成。主持人由“一村四警”联村干警和乡、村干部共同担任;当事人为矛盾纠纷的双方或多方人员;“明白人”由本村阅历深、经验多、公道正派、在群众中有较高威信、熟悉法律和国家政策的人员组成,主要由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推选和村委会聘任“五老”(老干部、老党员、老模范、老教师、老军人)产生,并建立“明白人”库;见证人为矛盾涉及的职能部门工作人员。

   在主持人的主持下,由“明白人”依照法律和国家政策,结合村风民俗、生产生活惯例对矛盾进行调解化解,形成调解协议或化解意见后,由见证人当场作出承诺答复,制作化解处理意见书。矛盾化解“三理”室的“明白人”实现了调解主体的多元化和最优配置,针对不同的矛盾纠纷都能从“明白人”库中确定出最适当的调解主体,从情感上牵动矛盾当事人消除矛盾对立情绪,达到矛盾化解最优化,破解了村级调解委员会调解主体单一导致矛盾反弹率、致访率较高的难题。“见证人”让群众生产生活中矛盾的化解直通处理程序,直达相关的处理落实部门,改变了以往矛盾纠纷先调解再处理落实的被动局面,切实提高了矛盾化解的效率。

   今年5月12日,沙堰镇北村一组熊希贤家3岁的孙女到邻居熊国锋家玩耍,被熊国锋家的小狗咬伤,打针治疗花掉医疗费720元。因平时两家关系不错,熊希贤始终不好意思向对方张口要钱,就找到村干部反映,村干部及时召集“三理”室相关成员“会商”,三方面对面说理,经“明白人”评理调解,熊国锋拿出了500元医疗费,最后双方握手言和。熊希贤感叹说:“‘三理’室真是个说理的好去处,心里堵的疙瘩可解开了,这下气顺了。”

    沙堰镇镇长胡宝印告诉记者,自从每个村建立了矛盾化解“三理”室后,他们镇各村发生的小纠纷没有一起要求到镇、县解决,全部都在村“三理”室内妥善化解。

    上庄乡上庄村四组的刘国海,2009年3月26日向同村村民刘玉松借2000元钱到今年5月底一直未还,其间刘玉松多次讨要,刘国海每次都以“没钱,再等等”答复,无奈之下,刘玉松找到村“三理”室,请求村干部出面,帮助讨要对方借款本金及利息、违约金。在多个明白人参加的“三理”调解会上,当事双方各自陈述了缘由,刘国海声称自己家庭生活确实困难,由于老人生病、孩子上学缺钱才临时借朋友钱救急,觉得拖欠几年了确实不好意思,但现在偿还本金就很困难,更别说利息和违约金了。刘玉松则说,自己家庭也是因为最近遇到困难才找他讨还借款的,本来俩人关系挺好,闹到这个地步,也是自己不愿看到的。经过“明白人”评理说和,刘玉松一句话将两家矛盾化解:“我也不想失去这个朋友啊,利息和违约金我不要了,他把本金还我就行了。”最终,刘国海向亲戚家借钱,在评理之后的第八天还清借款。

上庄乡乡长赵国臣说,村民间的邻里纠纷大部分都是“为争一口气”的事,得理的村民要讨个说法,有时只需要输理方一个道歉矛盾即可化解。这些小矛盾如果处理不好,有时可能会引发治安案件,甚至是刑事案件。有了“三理”室,让老百姓心中的冤屈、委屈找到了释放的地方,最终做到了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为促进社会平安和谐搭建了平台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河南法制报记者   王海锋)

网站首页关于我们郑重声明意见反馈收藏本站联系我们

地址:南阳市八一路939号 电话:0377-63881233

版权所有:南阳市司法局 技术支持:南阳创想网络 邮政:473000